News Republic

柳叶湖扶贫故事汇|他把贫困户当亲人

2020-01-03

彭中华曾在柳叶湖旅游度假区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工作,是环湖中队中队长,现在在柳叶湖旅游度假区应急管理局工作。2014年,他作为一名结对帮扶干部帮扶了白鹤镇同富桥村的贫困户丁时军。6年来,他把丁时军当亲人,扶贫先扶志,买鸡仔、铺路、填禾场、找工作、挖鱼塘等等,他干着每一件扶贫工作,每一件工作都实实在在。每一件事都帮在丁时军的心上。在他的帮扶下,丁时军下定决心脱贫,并很快地走上了脱贫的路,生活越来越幸福。


 扶贫扶志   从第一次谈心开始 



丁时军一家3口,他和父亲母亲。父亲多年前出现小腿萎缩,常年卧床不起。母亲脑萎缩晚期。丁时军打零工挣来的钱基本上都成了两位老人的药费。多年家庭经济拮据,没能让丁时军娶上老婆。


丁时军家前后对比图


他家的房屋无钱修缮成为了危房,逢雨就漏。2014年,柳叶湖旅游度假区管委会出资对他的危房进行改造建设。几个月后,危房变成了砖房。他的居住条件得到了基本改善。除了财政补贴外,修建房屋,让他还欠下了7万元的债务。这是2014年4月,彭中华第一次在白鹤镇同富桥村的贫困户丁时军家了解到的真实情况。


扶贫先从扶志开始。彭中华知道丁时军家的情况后,第一反应是,三年内让他脱贫,确实有点难。只要方法得当,帮他树立生活的信心,丁时军脱贫是有很大希望的。当天,彭中华把自己的手机号码告诉他,也把丁时军的联系方式保存在手机中。论年龄和辈分,彭中华应该叫他“叔叔”。从那天开始,彭中华更多的是与丁时军交心谈心。他把丁时军当做自己没有血缘关系的“叔叔”。


矢志扶贫   从买第一窝鸡仔开始

 

也许有人会问,一窝鸡仔能改变什么?彭中华会给出答案:扶贫干部和贫困户的心是连在一起的!2018年暮春,丁时军在给彭中华的电话中,提出了一个想法:他想喂些鸡仔,年底可以变卖,增加收入,苦于没钱买鸡仔。

彭中华知道后,在电话中承诺,买鸡仔的钱由他来出。说到做到,他利用星期天,专程来看望丁时军,还为丁时军掏钱买下了50只鸡仔。鸡仔们咯咯的叫声在房前屋后响起,给丁时军的家增加了许多生机。

“我就那么随口一说,没有想到‘侄儿’就赶紧为我买鸡仔。”每当丁时军跟人说起这件事时,内心充满了感激。那以后,丁时军更加坚定了脱贫的信心,愿意跟这位“侄儿”相处。

平时言语很少的丁时军因为一窝活蹦乱跳的鸡仔,让他看到了“侄儿”的真心,让他变得自信起来。彭中华也由此而高兴。


亲情扶贫   从出行方便的路开始




虽然,丁时军家的房子建好了,但是,进入他家的40米道路和门前禾场却是乱糟糟的。道窄不说,且还不平。门前禾场也是高低不平,建筑垃圾乱堆。下雨天,道路泥泞,有的地方还有渍水,不堪入目,更难行走。彭中华看在眼里,却想在心里。铺路填禾场,成为了他的一个想法。“每次去他家,看见稀烂的路,禾场又高低不平,晒不得谷,我心里就急。”彭中华深有感触。面对那条路和屋前那片禾场,一定要帮丁时军铺好铺平,让他出行方便,晒谷方便。



2018年12月,彭中华联系了市中达道路运输有限公司,运来了10车黄土,开来了1台挖土机,把进屋的40米道路铺成了大路,路上还铺了碎石。禾场铺得平平展展。“他最初只对我说,想办法给我铺一下进屋的路,还有禾场,没想到他喊来城管局的志愿者,真帮我铺了路。”丁时军说到铺好的道路和禾场,内心里还有些愧疚。


铺路那天,挖机师傅、铺路的志愿者、还有运土的司机,加起来有10多人,他想留他们吃顿饭。可彭中华与前来帮忙的人都谢绝了他的一番好意。


彻底脱贫  从一份临时工开始


要想在近期内脱贫,必须有一个科学的扶贫计划,必须有一个就业岗位来增加收入,同时,父母无人照料,这个工作岗位必须就近。彭中华开始制定并实施这个计划。


2017年,彭中华利用自己的人脉关系,为丁时军联系多家用人单位。最终,在离丁时军家不远的欢乐水世界,为他找到了一份零工,月薪3000元。丁时军非常珍惜“侄儿”给他介绍的这份零工,工作地点离家不远,又能照看父亲母亲。他早出晚归,扎扎实实在欢乐水世界干了近4个月,欢乐水世界闭园那天,他在欢乐水世界,拿到1万多元的工资。


那以后,只要就近有零时工种,彭中华都主动为他联系。除了打电话之外,有时还跑到用人单位,推荐丁时军到用人单位务工。“这些年,我让‘叔叔’能就近找到工作,联系的单位不下30家,打联系电话200多次。”彭中华说到这些年为丁时军介绍工作,坦言了联系的单位、电话联系次数。


扶贫工作  始于点滴小事


筑巢引凤,娶上老婆的丁时军对彭中华很感激


亲上加亲  从一场变故开始


在6年的扶贫经历中,彭中华把丁时军当亲人。区扶贫办和区城市管理执法局的人知道,只要没有特别的事情,彭中华每个星期都要去丁时军家。有时丁时军外出做事,彭中华还打空转身。一来二去,丁时军每天早上都会给彭中华打个电话,彭中华也热情接通他的电话,知道他每天的生活情况,两人成了没有血缘关系的“叔侄”。


丁时军家一场变故让彭中华再次牵挂。2019年1月,丁时军的母亲过世。母亲过世,丁时军第一个打电话告诉彭中华。彭中华早早地赶过去,帮助料理后事,忙前忙后,俨然他的家人。


“丁时军母亲的丧事操办得简单,在场的人没把我当外人,反而把我当家人。”彭中华回忆当时帮助丁时军一家料理丧事场景,他觉得自己跟丁时军的关系更亲了一层,不是亲人,胜似亲人。2019年大年初一,是丁时军母亲的新年。彭中华赶往丁时军家,祭拜老人,看望丁时军和他的父亲,为他家送去了新年的喜庆和祝福。